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野 博苑

 
 
 

日志

 
 

【转载】2010年08月23日  

2012-12-18 20:56: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wangleibinwlb《2010年08月23日》

 

我喜欢小小这篇日志,我是凌晨起来看的,没有看了多少,书房里就全是我的哭声了,我就哭着读完,读完又哭,哭完了又读。          

      

       在姥姥家做晚饭,比在家要提前。一是山里的天黑的快;再则,人们吃了饭都有各自的活计,不像城里人那么闲,直直能把人撂出病的闲;还有,猪也饿得比较快,在猪圈里面使劲吵,制造出能吵醒半村子人的声响,可爱得人不得不早起先给他们安顿好,再做自己吃的饭,但即使这样天气也是很早的,故,姥姥家饭早。

       早饭通常是母亲大包大揽,我六点起来,她已经生了火,熬了稀饭----也可能不是稀饭是连汤带水的挂面,或者是打糊糊,灰色的糊糊面,喝的时候可以放盐----馏了馒头或者前一天的油饼什么的,还有腌咸菜,放醋很多,本人最不喜欢吃的就是醋,但偶尔也会吃,比如把醋调进土豆丝拌甜菜里面,O(∩_∩)O~。再早六年,那时候的姥姥,很会“切”甜菜,她把一根白色的棉线熟练地缠到左手拇指和食指上,撑直,右手抽过一根洗好的甜菜,由根到尖儿从棉线身上“唰”地划过,甜菜根便通乖乖一分两半,通常一根甜菜需要这样两下就能搞定,然后被姥姥码到母亲早就搬来的菜板上,嚓嚓横切几刀放入沸水里,马上捞出来,就能拌着吃了。我曾经学过姥姥的这样本事。也只是曾经的事情了。

        中饭是耗费时间最长的,因此我最喜欢。我甚至恨不得长出八双手,一双用来削茄子皮,一双削土豆皮,一双切黄瓜,一双和母亲压细细的粉条,一双抢了捡菜剩下不要的菜叶喂猪,一双用来消灭苍蝇,一双用来保卫肉不让馋嘴的猫抢走,剩下一双擦汗和扶眼镜。。。我要长这么多手不是因为这些工作必须同时进行,而是姥姥家人手多,我不想哪样被别人手快地抢了去。。。现在想来,可能是因为最先这样做的时候能得到长辈的夸奖,就抢着做给一家人看,让他们夸我乖;后来不这样想了,后来抢着做是我打心眼里觉得做这些事有由衷的满足和幸福感,在做一件一件很小的事情时,我觉得生命是美丽的,空气是美丽的,树也是美丽的,事实上,只要在那个地方,我的心就安稳。

         前面是2010年写下的,写到一半写不下去了,我是想把那个地方发生的每一件事,我呆过的个清晨和日落写下来,怕自己会忘了;那时的记忆新鲜得很。

       冬天的记忆很短。似乎从小学毕业开始,我就没有在冬天去过那里,去看姥爷垒旺火,夜里点燃煤油灯供养祖宗,正月十六把祖宗送走,然后再回灵丘,那时的我还是吃羊肉的,羊肉和土豆片加葱姜蒜醋的菜我是很爱吃的,姥姥家有很多羊,几乎每年我和妈去都能拿回上好的羊肉来,那是年前姥爷杀羊后藏在院子里草垛后冷冻起来的,到我和妈正月十七八走的时候从柴堆后面扒出来,在我十几岁孩子的眼里,这像是变神奇的魔法;而姥姥,在我和妈走的前一天晚上就不开心了,往往是稀饭也不想喝,妈是被姥姥宠坏家里唯一的闺女,看到姥姥这样,她也不干了,觉得姥姥在跟她耍脾气,脸色也不好,于是,每次要从姥姥家走的前一个晚上,气氛都不是很好。我又想起,姥姥的饭量其实总会在我和妈去的那一个多月的日子里突增,在我们走后又降下来;姥姥总是在我们要走的前一晚,硬塞钱给我,强调下次妈再来的时候一定要跟她再来,她说,“你跟你妈来,姥姥可喜欢了","下次你妈来你一定跟上,姥姥稀罕你们”。。。第二天要走的清晨,天往往黑着,姥姥跟妈的对话是这样的“给孩子拿上路上吃,妈这儿还多着呢,你三刚(三哥)经常给买的。。。”“不拿不拿,拿那干什么沉甸甸的。。。”“明子(我小舅)把你姐姐跟孩子送下河湾去,上了车你再回来。。。”“不杂(没事儿),您就可能瞎操心了。。。”姥爷在的时候,姥姥就吩咐姥爷去送,把我们娘俩送下河湾,送到车上。 我当时没有办法想象他们将我们娘俩送走的心情,现在想,那是何等的苍凉和失落,我那时只是觉得假期到了不得不走,回的路上照样晕车,然后又开始了一个学期的学校生活,时时期盼下个暑假的到来。

        离开了怀仁,我又回到爸的怀抱,那时已经是正月十八左右,正月十七是爸的生日,就这样被我和妈一年一年的回姥姥家耽搁了,爸从来也不说什么,好像他就没有这个生日似的,他也不问我们要蛋糕,也不说吃炸糕什么的,他对妈带着我回娘家一点意见都没有,爸在这方面显得特别大度,我猜,可能是他觉得他把妈带到了离娘家远的地方,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每次我和妈要启程去姥姥家的时候,他就弱弱地问妈,你们住多长时间,妈就会没好气地来一句,管我住多长时间,瞎操心。。。。。妈真是太天真而直率的性格,我有时候觉得她完全没有理由要给爸脸色看的时候她偏偏就脾气很大,比如关于上面这段对话,我觉得她没有任何借口以“管我住多长时间”外加凶恶的口气将爸噎在那里,以我目前的理解,可能是妈也觉得她离家太远,陪父母的时间太短,因此她将爸的问话当成了对她的限制,故而对他耍凶。

         总之,这些事情一年有一年地重复着,成为我们家的“回娘家”选段,在我的记忆历久弥新地存在。这是冬天的一小部分,今晚暂停与此。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