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野 博苑

 
 
 

日志

 
 

【引用】(原创)在农场养孩子  

2012-05-29 12:25:58|  分类: 优秀文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我今年66岁。躺在病床上回顾自己走过的路,哪段路幸福开心,哪段路艰难跋涉,不由的总结出在农场养孩子是最艰苦的了。

        我69年12月16日去的萧山红垦农场,那年我23岁,高二学生,家里的老大,还没有对象。不是没人爱我,而是我想找个杭州城里的人,这样我就可以有人照顾我的弟弟妹妹了。妈妈死的早,弟弟妹妹还小,爸爸工作又忙,我不放心他们。

        杭州城里的男人我也不是随随便便地可以爱的。我周围的朋友想追我的很多,甚至邻居们,但是我想:别看我现在落难了,我爸爸打倒了,我还是我,相信我爸爸的问题迟早会搞清楚的。就这样在大家都无望的时候,一个朋友介绍了他的指导老师,我们在他的办公室见面的,看他忙,我就告辞了。后来收到他的一封信:啊,那钢劲的笔迹,漂亮的字体,一下子就吸引了我。我匆匆忙忙躲到帐子里去,底床的同事发现新现象,笑问我什么人来的信啊,这么认真?我已经读完二遍了,于是撩开帐子,笑嘻嘻的——“给你看!”

       这时候我已经决定了与他好下去,我要找的人就是他。在所有朋友的来信中唯独他是别样的,不俗、处处有爱而不说爱,只说自己芍药面对牡丹,配不上。没有一个爱字。最后一句话是引用了毛主席的:“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我知道他的用意。

       我有对象的事情很快全连都知道了,而且传的更多的是,还是个区里的宣传干部。26岁的同事中我是最后一个有对象的。

      “她眼格多么高啊,我早就说过,别看她到现在都没有主,她是迟来和尚吃厚粥呢!”

      

 

                                                  ( 二)

          二年后,也就是74年的春节,我们结婚了。

         这时候他已经在我们连队建立了广泛的基础,男同事有一次为他的到来杀了6只自己养的鸭子;一只也没有带回家去,还有冬天他们去打狗,为了是借他的到来大家一起开荤填饱肚子。更多的时候是有人会钓鱼,摸黄鳝来改善招待杭州的朋友,李X的丈夫。女的小姐妹知道他喜欢吃鱼,去赭山街上买一条钱塘江的姿鱼来让我清蒸给他吃。这些都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啊······是多么的高兴难忘的情谊和事情啊。这么些年来,我们的友谊一直保持着,就是他去世了,还有人每年都去给他烧香上坟。

        过了一年半,10月1日,我们有了孩子,是个女孩。他希望是个女孩,一直期待着,到他60岁退休后,女儿搂着他亲热地爸爸长爸爸短的。立马去买了一包凤凰牌香烟,人见人分的。

        我们那时候产假是56天的享受。不像现在9个月,或者一年的。

        56天满了,他借了一个厂长的车子送我去了萧山红垦农场。从此我一个人在农场出工,养孩子。当然他不忘拜托大家照顾我。尽管如此,一个人带孩子还要出工,搞大会战,围垦,挖河塘什么的实在够我苦的了。再加上那时候什么都要凭票供应,我丈夫还要每月拿出15元钱给他妈妈,他工资不多41.5元一月,我们常常缺东少西的,孩子也常常生病,哭的泪人儿一个,苦了孩子也苦了我。其他的知青都是双双对对的,有孩子了也互相帮助搭把手,或者有老人来帮助,唯独我,阿姨一看见我们收工了,孩子也看见我了,忙着扑过来——又是欢喜又是哭的,脸上的表情很丰富。双枪收工的时候往往是晚上8点多了,真的是顶着星星在抢完工哦!!!我心里惦记着孩子来不及洗洗腿,就接过孩子喂奶了,腿上痒痒,一摸是蚂蝗还叮着,鲜血一直流到地上了。早晨出工更早,五点半。我就五点起床,先去洗尿布。自己洗脸、打开水准备孩子的早餐。像打仗一样,那么早,多想让她喝口奶啊······。离的近还可以抓紧回来一趟,如果搞大会战,路途远,根本不可能回来喂奶的。这么小的婴儿怎么也唤不醒啊······。我心痛,真的不应该啊!这些我丈夫都不是很知道的,那时候没有电话,无法叙述。我又是一个好强的女人,什么都不落后,什么也不善于多说的。

       连队的指导员号招所有的女同志要向我学习,学习我的努力工作,不像别的已婚女同志逃避春耕双枪的去杭州避暑了。说她还带着一个孩子呢,照样不耽误工作学习什么的等等。可是那一年熬了一个月的双枪结束后,我和女儿都生病了,孩子的脸都瘪了,又黄又瘦;我自己病了一个月,在家休息养病。当时我哭了,觉得犯不着。我们付出的太多了,披星戴月,工资只有26元,出满勤才有五元的奖金,31元。况且还害了孩子吃苦。那一年我被评为《五好战士》,没有喜欢,只是苦笑不得。

       有一年双枪结束,连队一些人拿了我们喝的塘水(在盐碱地自己挖的)去杭州市有关部门去检测,结果细菌超标300多倍。水是绿的,过去大家都是在杭州特地买了明矾回农场在水桶里打打,沉淀物倒掉水就清了。用它煮东西,煮开水。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害处。这么一来,知青们愤怒了,因为我们只有二个塘,一个是洗衣服的,一个是饮用水。渠道里放水了,我们女同志赶快去洗澡,水流着,够快,够舒服的。结果许多女同志都得了妇女病,结过婚的可以说百分之百!

        在水塘里洗衣服也够呛的,只有一个塘,是死水。我洗尿布什么的,冬天要先敲开冰。有一次甩毛巾,一个不小心把毛巾甩远了,光着脚下水去捞。因为再买要钱的,我没有钱。这块毛巾是我一个朋友的妈妈在我去农场时送我的,她家也很穷,送我不容易。

       我弟弟说我这里是南方的北大荒。一片盐碱地,地上白茫茫的。脚如果破了,走在路上生疼生疼的。

       最难的是回家。连队说放假就放假了。因为是部队编制,实行的是部队纪律。干的是农活,有着强烈的季节性。一把双刃剑搞的我们叫苦连天。

       有很多次要车没车,要船没船。我们在钱塘江边,赭山坞里有个大家知道的码头,没有标记的,对面就是杭州的七堡。只有二只轮船在摆渡,一天一次在中午。没有船的时候,我托着东西,抱着孩子,还背着包裹,与大家一起走十里路到场部挤车。那个挤啊,难啊,至今难忘记。更有一次场部也没有车,硬是再走了30 里路到萧山火车站做火车回家。如果没有同事们帮助,我怎么能回去?就是10个我也回不了家呀······。我怎么能忘记我的战友们的情谊?!

        我只有把它记下来,我才对得起我的战友。我要让我的孩子看看,我们那时是怎么养孩子,怎么吃苦的······。

        79年12月,整整十年,我和孩子回到了杭州。结束了兵团生活。孩子进了幼儿园,我进了铁路。我们走的时候,知青们虽然不多了,但是田里早已是稻浪滚滚,瓜果蔬菜飘香,五团的空气中飘着大麦酒的香味。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