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野博苑 欢迎广大朋友光临

 
 
 

日志

 
 

八宝枕(中篇小说)草稿1  

2013-01-21 14:41:05|  分类: 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宝枕(中篇小说)1

              冬野                     

 八宝枕(中篇小说)1 - 冬野 - 冬野(原创) 诗词书法摄影

                


                                                                1

      旧时舞台上经常上演的一出折子戏,戏中的主要人物身穿凯甲,手执一杆长矛,腰佩宝剑,体魄魁梧的红脸武将,名叫梁瀛。

        姑姑对这出戏是这样解释的,她说:“这个红脸人正是你的老爷。戏情演的是梁瀛平息齐二寡判乱,你老爷战败齐二寡把她拿下,士兵将她绑在将军的马鞍后面,返回的路上,将军腰间的佩剑从鞘中脱扣滑出,当他听到随从士兵高声大喊:“老爷看剑!”宝剑己经被落到齐二寡手中,她扭过身子双手握剑,把将军刺下马来,将军中剑随即落马身亡!”

        我听了姑姑的讲述,自己的曾祖还有是这么一段惊心动魄历史故事,心里很不平静。我想了又想,总觉得一个大将军拿下了一个女寡妇,能算得什么功绩?

       后来,山城里德高望重的那位 梁树亭先生,正是平息齐二寡造反的将军梁瀛的长子。清末梁树亭从山东回来, 于民国初年在这个偏僻的小山城里,与他的同仁们创立了一所高等学堂,大家推他担任董事长。后来他在这个小山城里有了名望。

       大家都称呼他 梁树亭先生,无论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都这样以礼称呼。他确实是个秀才,留在小街门匾额上的三个带着清代馆阁体风格的阳刻字,就是出自梁先生的手笔。那时的砖头质量好,坚硬如石,这三个字都隔了那么多年,还是完好如初。

       他的父亲大人梁瀛,乃清朝武举,在平判中被俘获的女将齐二寡用剑刺死,确有此事。任朝中是个武官。他的墓葬就在山城东郊,我亲眼目睹,坟丘挺大,丘上的土结成了深渇色的硬地,坟头上长满了野草。前面立有一统石碑,石质太差年久风化,漠漠糊糊的还能看出“×清大××将×梁瀛××”五个字,字的面貌己经残破。“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时被搬到砸烂了。

      

       梁树亭先生家中曽经存有大量郑板桥的书画。

       

       城里到处可见议论时局的人伙,京城的那些奇奇怪怪消息像长了翅膀似地每天飞速传来。文昌阁从东西到南北、鼓楼从南北到东西,剪了辫子的男人,解放了脚的女人,都在你一言我语的述说着紫京城里宣统皇帝近日的状况,有的说傅仪当了两年,有的说是三年。都说国民革命军很威武,一律灰色军衣,打着裹腿,站在紫禁城门口,枪在手里端着。还有的背着手榴弹和长枪占领了紫禁城皇宫,把穿着花花绿绿的宣统皇帝和他们的家人撵到了大街上!他们吓的肩膀子都成了这种样儿了!脖子往进缩两肩向下溜,有的说那能不吓!前后左右尽是兵!

        说的有鼻子有眼,仿佛亲眼目睹,谁听了都信以为真。

        清朝的子民们的叙述和议论,对时局的想象和话语表达,神情及语气里都带着几分深沉的忧思和不解,大家都有预感,时局大动荡,社会即将发生无法想象的巨大变化。他们低着头,沉思,想到自己家的光景,心里觉得麻烦,双脚走在裸露到地面上的那些小石子上,踩踏的唰啦唰啦地响。

       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一座县城,有名有姓,有历史有文化。四四方方的青砖城墙,高高的拱形城门,城门是榆木材料五六寸厚,上下各有数排突起的大铁钉,装点得很威严。城内东南西北四条街,有两个十字街,西十字是文倡阁,东十字是鼓楼。街两边一律是明清渾合民居建筑,五檩四挂起高脊安大兽带过厅走廊的四合大院少,大部分是路顶和鴳鶉尾子和一戗洒子的院落。

       明朝嘉靖年这里也遭受过损伤残重的大地震,地面裂缝五尺多宽,西门灵泉酒坊的水井从此沉没,灵泉酒至此消声灭迹。更悲惨的事件是该城居民仅万余人,死伤过半,这座历史悠久的小山城,遭受到最为残酷的一次天灾。活下来的人们的哭声,在这座城池周围的数年中昼夜没有断过。

       远观山城全貌,朝霞夕晖添艳增彩,炊烟袅袅,景色是荒凉之美。南巍太白险峻,松柏茂林,传说常有虎豹从这密林里出没。估计是到了夜深人静时要下山来,到城南的蜜河饮水,但从未有人见过。那时的狼很多,它们不论白天黑夜都要出来,一度伤害人的事件好像天天发生,一提起狼,男女老幼毛骨悚然!

       高达二千二百二十多公尺的太白巅上,比北岳恒山高十七公尺,有一个很有情调的景观。登顶后上面很平坦。夏生白云,鲜花灿烂,一汪清泉如镜,水中映有一座天堂寺院,极为壮观!梁树亭先生的山水画作中,有一幅《太白趣景》正写此意。冬季是一派银装,直到第二年山脚下的杏花开了,积雪还没有消尽。太白山脉连属太行山脉,延绵千里。太白是这座县城的标志和屏障,是一座喜怒哀乐,告诉天气是雨是晴的母亲山。

        学堂为了满足学生要求游太白的热烈呼声和教学需要,每年到了春绿时,校长和全体老师开会,专题研究攀登太白的注意事项,然后又给同学们讲。梁先生态度严肃地首先提出“登太白要安全第一,第二写出登太白游记,绝对不可发生意外!胜利归来!”说到‘粮草问题’又略带笑意,“登太白虽与军队出征打仗不同,但也有异曲之妙也!同学们的干粮和开水都要带足!一定要听从各位老师的指挥,不可轻举妄动,尤其是返回下山的时候,更需斟步酌行,同学们认真对待此行之含义,从中体会登山行路与人生之感想,顺利满载而归,不虚此行,完成我们攀登太白的任务!”一阵兴奋的掌声,满校园爽爽的清晨凉意,宣布完现在马上出发,没有说话声,只有缓缓有序的二路纵队出发开步的声音。

        登山全程三十里,路线虽不生疏路面难走,全是大大小小纵横交错的石头,越走坡度越陡。走完山谷,开始向太白主峰攀登,远看有路近看无路,由于山坡陡峭,大家统一按按照老师不断调整的登山方略前进,走在前头的老师不停地从高处向低处喊话,押后阵的老师从下面往上喊话,让全体同学都能听得见老师的指挥。在老师们的统一组织领导下,整个队形由二路纵队改变成一路纵队,按之字形排列向上行进,大大缓解了坡度问题,也提高了行进速度安全。

        同学们非常活跃,爬到半山腰时,他们背靠着大山,面朝远处茫茫的一色天地,几乎是齐声放开嗓子噢嗬——嗨!噢嗬——嗨地呼喊!山谷作出回音,荡漾着噢嗬——嗨!惊起了落在峭岩驻脚的苍鹰,展开巨大的翅膀,飞向高空,发出雄壮威武的鸣叫声。前面的老师和同学率先登上山顶,他们说,如果有一面红旗咱们把它插到山顶上,景色更加壮观。

       时登顶的师生,个挺胸昂首,满头大汗,大口喘息的做出胜利者的姿态,高喊着我们胜利了,声音鼓励着下面即将登顶的同学和老师。由于队形织的好,大家团结紧密,无一人掉队,只要前面的一攀上峰顶,后面的马上就能上来。

      临行时梁先生再三嘱咐:“一路上要保持好距离,一个紧跟一个绝不能掉队。”

      同学们都上来了,山顶上风大,吹得各种各样的如榛子、丁香等灌木和青草不停地发着声响。山上开的花不少,同学们都互相指问,都说有点印象说上名字来。现在他们最感兴趣的一件事,就是马上看到天堂寺坐落在哪里?问老师老师们都会意的一笑,说找找看!

         风儿的响声呼唤着天上的流云。没有看见鸟儿,难道只有被我们惊飞的那只苍鹰!

        流云好像贴着山顶在滑行,经过大家的身上有些微弱的感觉。同时也觉得山顶上成了一座孤岛,四外都是望不到头的云海,县城更不知被海云淹没在何方,有的同学指着说在这儿,有的同学指着说在那儿。

        大家从四处寻找天堂寺都没有找到。聚到老师们身边时,你一言,我一语,问老师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找不到?老师这时才和大家说:“天堂寺是一个充满幻想的传说故事。原来就在咱们脚下,有一汪清水泉子,非常干净,水面和一面镜子一样,上面经常能看见白云蓝天和一座金璧煇煌的寺院,这是一种民间口头文学创作,在漫长的传说中逐渐加入自己的想象编成顺情合理的带有神话色彩的传说——有影无踪的天堂寺。这一美丽诱人的民间口头创作的故事,美妙的情趣感就在于乍一听,带天字的寺院有可能存在,现实中确有这样的真实寺院。可是人家开始就告诉你,是有影无踪的天堂寺,你该明白了吧!有影是传说有影子,但是根本就没有天堂寺的踪迹,你们能找到吗?”同学们听了是一阵笑声!

        据说,原来山顶是真有过泉水,从正中的山怀里流下,形成了多叠式的小瀑布,终年细水长流,把山体装点得与元代著名画家范宽笔下的《山溪晴旅图》中高高的溪流千吻万合,极为相似。

       有影无踪的天堂寺的传说,妙趣横生,太白之巅千百年来寄托着山城里所有人们的美好愿望,妙趣在长期的人生中抚慰着生活的坎坷与未来追求。

        学生们喜欢登山,就好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象征。但是人各有志,如何看待高走低流的观念,不尽相同。

       一览众山小的梁树亭先生,青年时期就有了以教育培养人才的思想。从山东济南府回来,在他的倡导下,得到衙门的支持,也解决了学堂的校舍。他邀请同窗参与,聘请了两位从本日本留学回来的保定籍朋友,很快组建起实力很强的综合高等学堂,无论是老师的资质来说,还是培养出来学生,完全能能够达到高等学堂新型毕业生的新水平。学堂由梁树亭先生担任了校长,张楠担任教务主任。招生范围除本县外也应招周围临县的学生。临县学生和本县离学堂远一点的学生住在学堂每月花费不多,两个大洋足够,吸引了很多孩子们到这里来读书。

       郑板桥先生的石竹图在梁树亭先生手里没有传错。他从山东带回的画作,他没有仅作为画来欣赏,而是将其当作书的来读。读他的思想,读他的品德。给学生讲课常以板桥诗书画为例。举例时把兰竹立轴挂到黑板上,讲他的思想和情感。他经常从家里往学堂带画,老师们也经常对梁树亭先生说,想看板桥先生的画。先生有求必应,隔段是间就往来拿几轴,在办公室里在老师们面前,挂起来小展小展。老师们都很喜欢,背地议事,泄愤抒郁,或笑谈间高谈阔论一番而感到后快。在学堂的数位瓜皮帽长袍软底布鞋的青年先生中,都能舞文弄墨善书善画,吟诗赋词,但与梁树亭先生相比稍微逊色了那么一点!这么说吧,其他几位包括保定留学日本回来的,他们普遍以小楷行草为尚,不善书者不可为师,授学者均以国学为基础。梁先生在此他通国画,山水画与黄滨鸿先生风格同路,焦墨点皴写一气呵成,实具中国文人画的特质,相当不错。

       登山顺利归来,一切都是按照梁先生事先布置的实行,诸位老师们的共同努力取得了良好结果。所带干粮和开水满足了需要。不满意的地方是下山时有的同学窜了腿,大部份都叫唤着胳膝盖子酸痛,走起路来两条腿八叉八叉的。不过历次都是如此,不论你怎样抬脚迈步,操粹心,上去下来腿疼都再所难免。老师也都摇摇头嘘嘘而笑,八叉着腿走路。看得出来,攀登太白使每一个人的身体和心灵都得到了一种人生的深刻体验。

       老师说:“同学们还记忆犹新,咱们趁热打铁”,梁先生要求大家尽快写出这次登山的感想文章,题目和内容形式由自己选定。

        梁树亭创建的高等学堂,是这座山城的最高学府,学制三年,届届学生显得很是体面。头上都去除了那条乌黑粗壮沉重的辫子,用剃刀剃成了光头,身穿长袍,个个优秀,功课做的好,字也写的好。

       历届毕业的学生都离开了本土,走向外地。包括他自己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梁树亭先生创建的学堂教育有望,山城影响越来越大。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