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野 博苑

 
 
 

日志

 
 

八宝枕(中篇小说)9  

2013-12-23 17:09:23|  分类: 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次姥姥在河里洗衣服,都要利用我在水中的本事,在姥姥面前显耀一把,逞逞能,听听姥姥给我的以贬代褒,得到一份童年的虚荣及快乐感!

我是姥姥的随身保镖,有我在她身边,可能就放心的多了。有时候一不留神,裤子从她手中滑落到水流里,我很机灵敏捷,站起身来两个流星大步,就抓回来了。我从水里出来,就蹲守在姥姥身边,听姥姥给我说家里的事。姥姥问我凉不凉!凉了穿上衣裳,看那小雀。姥姥很爱我,我懂得。

我陪姥姥姥出来洗涤,捶濯完一件传递过来给我,下面的事情由我去做,祖孙二人形成了一套流水作业。姥姥教我担的时候用两个手提住,恨恨抖抖,把各褶子就抖开了,干了不用捋也是平的。

太阳晒得大石头上热乎乎的,比起冬天的炕热的多。上面很干净。是凉晒的好地方。有时我从水里出来,躺在上面沐浴阳光,姥姥喊我不让躺在上面,怕我中署。

紧挨着一片大石头周围,东西的狭长地段,草坪翠绿,鲜花灿烂,绝对是得天独厚的最佳晒衣床。洗完的东西,可以任意在草顶上平面凉晒,蒸发条件优于石面。

仰空望去,白云像挂在天上新棉絮,静静地一动不动;河里的流水翻腾着小浪花,如倾如诉诵涌不停。

各家有各家的特色,在河难里的绿草坪上,就可以一览无遗。

蓝的、白的、红的、黑的、花的、大大小小的衣衫搭在草地上。河边五颜六色,尤其是刚刚洗过,色彩格外鲜艳,很自然地添得了生气,风景独显优美。蝴蝶从这些油画般地色彩上空飞过。柳枝上的叶子,轻轻摆动。

姥姥洗完,晒在大石头上的和草滩上的衣服,就要干了,大功基本告成,姥姥觉得轻松了许多,站起身来把手甩干,皂角合收起,离开河边,挪到宽宽敞敞的地方坐下歇息。我看着姥姥的两个手,缘由在水里长时间浸泡,手指头白囊囊的都鼓涨起来了。

我轻轻的抚摸,凉凉的与泡涨的那种手感,像一种刺痛,传送到我的身上,我心疼姥姥。我不是只摸一下,连续地抚摸着不松手,我想用我的干手,把渗到姥姥手里头的水吸出来,让她快点康复原状。

姥姥说,孩子不怕,是功夫大了水泡的,一会就干了。

我把晒干的衣裳都收在宽敞平展的大面上,不让姥姥动手,让她坐在哪歇歇腰腿手脚。我把衣裳铺开,捋平绉褶叠方正,收拾得整整齐齐,替了姥姥的手脚,完成了姥姥的后期工作。

来时难走回时更难走。她除了脚小站立不稳,洗得很累。脚下的路说是路,其实是一条雨水冲刷成的小沟,而且又是乱石嶙峋,每迈一步,举脚艰难,姥姥空着手走也得我的搀扶。

我弯下腰,给姥姥一个背,说来,我背着姥姥走!姥姥说不行,你才多么大点!背不动姥姥,等你长大了再背。

我心里很着急,恨不得立即长高,把姥姥背上。我说干脆我给给姥姥换成一双大脚。这一说把姥姥逗得笑出了眼泪。孩子,你傻的!

 她若无其事,边说边用左手揉摩右手腕上的疙瘩,我问,疼不?姥姥说,疼!来,我给姥姥揉,不行,你的小手太轻,揉不动。我好心疼!

我知道这是识文断字的那位姥爷,丛山干的,这是她的杰作。其实是残暴凶狠地铁证。我没有见过姥爷,他长什么样,我一点也想象不出来。我也没有问过,是我不愿意问。姥姥对他的仪表,从来没有流露过描述,所以我听到的都是他的行为和一件一件的事实。

姥姥是我的一位新老师,不断给我讲授学校以外的课程,我仿佛读着一部没有编着页码的书卷。

事与事之间没有顺序,只有原因和和结果。都是一小段一小段,有时是几个小段连在一起讲。事件发生的范围有限,都是发生在清朝老人们留下的老院和旧屋里。屋子越老,里面发生的事情越多。他们起房盖屋的初衷,正如他们用五颜六色的丸石,铺路铺院的愿望。

我好单纯哦!发现每一个大人的心情为什么都那么复杂,他们肩挑的担子都那么沉重,我却满身地轻松。A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