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野博苑 欢迎广大朋友光临

 
 
 

日志

 
 

鹅毛飘落到的地方(文学评论)  

2013-02-17 11:34:51|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野其人及其《鹅毛种情地》

   

    故事还得从一幅画面开始,就是那幅将豆角通往窑顶的画。这原本是我用来纪念和表妹表弟三人一晚上的丰功伟绩的,可巧拍那些细线的同时拍到了窑顶的蓝天白云,看起来倒像是要把这些豆角要引到天上去;想必作者在看这幅照片的时候受了很大的触动,因为天湛蓝,云如轻烟那样袅袅伸展,纯净地不像是人间;作者便萌生了亲近这云丝的想法,而后有了《鹅毛种情地》。

   《鹅毛种情地》是作者不仅凭借小小的只言片语,零星故事,而是以合理而大胆的想象和他自己对情感的浓缩完成的一部动人的作品。若说它是纯粹小说不太合适,因为作品里面的每一句话都饱含深情,真正是一篇抒情散文;可能局外人需要细细研读才能感受到这其中一颗火热的心和对作品莫大的热情,作品字里行间许多口语要素,可亲可爱,更见作者的特别用心;作品的语言朴实无华,却感人至深;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读这部作品的时候,觉得作者的口吻像个十来岁的孩子,我感到他的心眼很浅,浅到这个孩子每每张嘴说话,我就轻易看到了他至纯至善的心。一次在火车上,我旁边坐了一个信佛的大娘,我问了她一个问题:为什么我有时做的梦会原原本本在现实中出现,她略微惊讶且笑着对我说,那是因为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面镜子,它本来是澄澈的,但随着每个人阅历的增加,好多人的镜子就模糊了,把它本来的光泽埋起来了,这样,当守护你的神灵要给你一些暗示的时候,你就不会看见了,而你,你心中的镜子没有被蒙蔽,所以,你能看见神灵暗示给你的东西,你做的梦,就是神灵给你的暗示。。。照此来说,我觉得作者内心的镜子一定是清而又亮的,丝毫未被尘世污染,因为他的作品里看不到灰尘。我看到的,是藏蓝色的天空,被谁打翻了蓝色的墨汁,稠得让人嫉妒。

    作者并不是阅历少的人,相反,读者可以从《鹅毛种情地》中多多少少了解到,作者一生并非一帆风顺,实际上,以目前的了解,命运像鞭子一样,一直抽打着他,他是旋转的陀螺,知道累知道苦,但并不停下,没有什么能使他停下,他用陀螺的尖,耕耘了一篇又一篇“热土”;同样,也没有什么能磨灭他对于大自然的热爱和对生命的敬畏--他会为了一朵被折断的花骨朵饱含疼惜的泪水,为了纪念我的鹅毛口的姥姥写动人的小说--我是学地理的,我觉得世界上的人分为两种,一种是死火山,一种是活火山,前者有怒不敢言,无情冷漠,被现实磨平削光;后者血气方刚,有情有爱,内里总是有滚烫的岩浆在涌动;作者就是后者的代表,他体力虽不如青年人那样孔武有力,但好在他有一只笔,有了这支笔,他就能一刻不停地转下去,转得世界万物都慢了下来,而世界看他的时候,以为他是静止的。

   《鹅毛种情地》前四节作者运用大胆的想象,把姥姥打扮成了个巧媳妇儿!除擅长女红又能认字又会写春联有能唱歌还笑眯眯得放走了七八个偷杏的馋猴儿,姥爷则是个原汁原味的庄稼“痴”,事实上,作者对姥爷的描写并非言过其实,姥爷再世的时候,小是只顾自己疯跑疯玩的年龄,只知道姥爷每天把身体弓在地里,脸朝着他的庄稼,当时从大家的话语里也会对他的劳累而心疼,现在,小亦能充分理解姥爷了,他是很累,但他的心并不觉得累;作者对姥爷的描写提醒了小,姥爷整天蹲在地里,将汗水撒到地里,他心里是高兴的,因为那土地,是他挚爱的土地,那庄稼,是他亲爱的庄稼,就像母亲和舅舅们一样,都是他的宝贝孩子,给他的宝贝孩子除草松土,施肥,他心里肯定的满当当的;我曾听过小舅抱怨姥爷:人别人追肥都是把土粪铲到地里,上匀就行了,爹追肥非得用手一把一把把土粪捏碎,一把一把上到地里,有啥用,臭哄哄的,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每每想到这里,我的眼里噙满泪水,我现在能理解姥爷了,他对待自己的庄稼孩子,要一把一把喂它们吃,我们觉得臭,他的土地不觉得臭,他这个当父亲的,当然也不觉得这种活累人,这种活下贱,他从来没有听过小舅的劝,每年施肥还是一把一把施到地里,像一个虔诚的教徒,亲爱的姥爷,对不起,我现在才能有点理解你。。。

    从第五节开始,作者开始凭借小的几幅画和小的故事将小安排进鹅毛口,让小在山上疯跑,给姥爷送饭,追蝶赏花,领着小狗过童年不知天高地厚的日子,将小又带回童年;还是特别喜欢“这时的太阳和每一个山头,都是端端正正面对着面,脸挨着脸地热火。鸟儿张着嘴嘴,落在石头上只踩了一下就立即飞走了。蚂蚱背上的小鞍子提高了颤抖的频率,磨擦出更加舒怀的鸣唱。有的花儿难以招架,精神有些萎靡不振,草变得灰颜蒙蒙。天空的热往地上洒,地上的热往上泛,空气尽管还是透明,一眼望去,完全变成了烘烘漾漾的东西”这段,觉得身旁一下热了起来,呼吸也开始被热浪顶得困难起来,脸上热得起了火。。。奇怪吗,明明我们是在不同的世界里长大的人,但对于山上夏天的这段感受却惊人地相似,好像是一个人,好像当时小在山上被蒸得流汗的时候,作者就在旁边静静得看着。。。

     第十节开始,作者写的是他自己。命运夺走了他的挚爱,他朗读的《白鹿原》剩下好几章也没能给她读完,病魔带走了她,眼睛没眨;却险些将他摧垮了,还好他有一支笔,还好他的心还是座活火山,还好他站起来了,他又开始旋转了,像陀螺一样,他越转越快,他说他要练草,要写作品留念,要写诗歌,要写小说,要写中篇。。。。

     小特别高兴,是啊,让我们一起旋转吧。

     就当命运给我们还有几百年的熬煎。

                                           

                                            小小

                                         2013.2.9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