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野 博苑

 
 
 

日志

 
 

八宝枕(中篇小说)3  

2013-03-31 07:10:46|  分类: 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

 

高等学堂受到时局影响前景很糟糕。梁先生又卧床不起。放假回家的老师一个也没有回来,断绝了新生来源,旧生也杳无影信。学校变成了空荡荡的院落,连长尾白肚报佳音的鹊雀也落脚屋脊,张望着院里是否还有撒在地上的残渣剩粒。同道们与梁树亭的教育愿望,竟然和这场淅淅沥沥的秋雨一样,带来了冷冷清清;房顶瓦沟的水流畅通无阻,房檐下是整齐挂一的玑珠般的水帘。

梁树亭不久病世。两个儿子都没有回到身边,只有女儿独自料理后事。她没有时间脆在父亲棂柩前面痛哭,也顾不上哭哭啼啼,她变成了一个刚强的大男子汉,腰里系上一根硬梆梆的麻绳,托着悲伤孤单疲惫不堪的身体,跑到东来跑到西,一切重担都压在她那柔弱的肩上。七天以后终于在一块小小的空地上,将父亲安葬。

梁滨最后去请中医王大伯,王己把实情向梁滨作了交待,所以都在意料之中。

梁树亭是从时局不稳考虑,临终前就对女儿梁滨说过,尽早把家里的书画,全部用瓮装起来,封严瓮口,埋在院东,深一点。这是他唯一的遗嘱。梁滨听从父亲的按排,将父亲的珍藏品,装在三个带盖的磁瓮装起密封了口,在院子的东边,悄悄雇人挖了七八尺深的沟壕,把三瓮郑板桥先生的书画埋在里面。把父亲的书画,另外也装了一罈子,也埋在里面。

  时间好像越来越紧,紧张到刻不容缓,第二天把母亲送到了乡下的唐姐家。关于时局方面的消息,在这座山城里,最了解情况的人,是中医王大伯。其次就是梁滨。

 祸不单行,据说日本鬼子己经逼近山城。山城里的百姓都开始慌乱,舍弃了房院,带上干粮,背上一个小包袱,轻装离家出逃,有的往西走,有的往南去。

 民国政府的院里面好像早已无人。就这么一个弹丸子地,日本鬼子要从东面来,八路军驻扎在西面和南面,以图堵截围歼日冠,所以老百姓选择的避难方向,不是西就是南,别无选择余地。

 中医王大伯依然和往常一样,有没有病人照常开门关门,看不出有走的打算。

 梁滨把母亲在乡下安顿好,堂姐说“你有事赶紧走吧!”梁滨没有停留,匆匆返回。在中医王大伯家已经不敢停留,接受了王大伯与他低声交代的几句话后,急急忙忙挂着王大伯给准备好的小包袱和一顶草帽,往南门而去。她拉掉袜子,绾起裤腿,淌过密河,上了东南方向的那条小路。

 城外的庄稼地,一片接着一片的泛黄。秋老虎的天气干热干热,中午烤得烘烘的难受,秋老虎催着庄稼快快熟透,好开镰收割。加上中秋节既将到来。十五这天家家户户都要炸新糕过节。今年的收成估计如果再不下冰雹,可能和去年的收成不差上下。这几天正是人们养精蓄锐,磨刀霍霍准备迎接秋收的日子。

 种地多的人看着就要归倉的粮食,紧紧皱起眉头,不言不语默默地打着自己的算盘。他们的内心是这样想:日本人咋啦!他们也是人,难道我们自己种的粮食,他不能不让我们往回收呀?有这种单纯固执想法的一部分人,拿定主意坚持不走,一定要把秋粮收回来再说。

 一大早天空拉下了灰脸。昨日傍晚太阳落在云里,淹死了,西天变得赤红。小雨下了不多时,离山城四十里开外的铜岭那边,听到了穿过细雨的阵阵枪炮声!这种让人惊恐的声音过去之后,静得能听到雨点落在地上的声音。天气变得傻愣愣的,雨的气味里夹杂着淋湿的泥土味和淡淡的炊烟味。

 小雨停了,天空却怒目横视,不给放晴,远处再没有传来枪声,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平静,好像谁也都屏住呼吸在听——即将到来的声音。

 光线渐渐暗了下来,看什么都马糊眼啦。连文昌阁和鼓楼都像隔着一层灰蒙蒙的东西,遮挡得看不清楚。大街上空空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家家的烟囱都没有烟冒,有一条狗出来翘起后腿尿尿,尿完又将尾巴紧紧的夹在屁股沟里,跑回去了!

 东门外突然响起几声零乱的枪声,特别清脆,嘎咚!嘎咚!响彻这块盆地上盖了厚厚沉重阴云的低空。

 后来人们才知道,枪声是侦察探路的信号,当枪声响完没有出现任何反响之后,鬼子登上城墙,城门口布设了端着刺刀的岗哨,大批的部队绕行城外向西开进。

 鬼子通过铜岭时遭到阻击,受到了伤亡,他们认为“大东亚日本皇军,中国人竟敢阻挡大东亚皇前进,八格牙路!”一直就咧咧着这句骂人话。他们先是受到阻击,现在又没有人理他,连一个人影也见不到,肚子里很是生气,到处可以听到用枪托嗵嗵嗵的砸门声音和“八格牙路”。寥有几声狗吠。他们在城里面闹腾,一边又警惕着南北可能出现的危险!

  黎明前的黑暗中,鬼子在文昌阁以北点着民房,火光迅速升高二三十丈,照亮了阴沉沉的上空。火焰往东面扩散,火舌很快就舐到了宏法寺,宏法寺以松质砖木结构,建筑宏伟高大,因此浓烟滚滚,布满全城。当太阳从铜岭冒出来的时候,燃烧的火海变成了废墟和灰烬。他们没有对着跑出来的男女老少开枪,而是把乡亲们用刺刀强逼到戏台前面的空地上,鬼子双手杵着战刀,面如凶鬼,两腿八叉,挺胸昂首,一言不发。什么是汉奸走狗,今天在这里第一次被大家看见,原来长像和日本人没有什么两样,穿着中国人的衣裳,没有戴眼镜,胯下吊着红牛皮套子的合子枪。他给大家指手画脚的讲:“乡亲们只要说出军人的家属和地下党人名,马上让大家回家。”

  听了这个汉奷讲的话,乡亲们心里悄悄说,那个操你娘的,把我们当成二秕子,嗨——马上回家,睁着眼睛说瞎话,烧了我们的房,又让我们回家!但是这种愤怒的想法只能恨在心里,装在眼里。

 戴着小黄帽的鬼子头,小帽沿下面的那双鬼眼,里面结满了红血丝,人中里那撮小胡须和嘴上糊满了黑灰,整个脸也是灰,唯有那嘴里头是红红的。

 汉奷讲完话,依然满脸堆笑,鬼子头怒目横扫,向前大跨一步,皮靴后跟碰的嘎嘎响。

 朝他点了点头,那笑容可掬。汗奸翻译心里感到有一种美意。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主子猛然抽出战刀,首先从那狗腿子头上晃了过去,大声喊叫“八格牙路!八格牙路!”他被这连连的“八格牙路”吓得堆在脸上的那些笑容跑的无影无踪。

 这个鬼子头叫什么名字,从翻译的嘴里得知,他叫“太君”,太君是啥意思?只见这个猪头太君,把腮帮子往右一甩;端着刺刀的鬼子就冲进人群,把女人扒拉到右边。妇女都是些老人们,男人是些老弱病残。鬼子看到这种情况很生气!一个劲的“八格牙路”。

 太君指挥小鬼子兵,把妇女们用枪都赶到戏场中心,把男人赶到远处。命令翻译告诉她们。翻译说:“你们听好了,你们还想不想回家,谁想回就把衣服全部脱光,站起队来,从大街上走一回,就能回家。如果有不愿意回家的,皇军说‘就地色拉色拉的’!”小猪头太君点了点头表示是的。翻译有了前车之鉴,长了记性,他没敢再笑。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