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野 博苑

 
 
 

日志

 
 

八宝枕(中篇小说)5  

2013-10-18 12:27:31|  分类: 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

  

日本鬼子押着妇女们,光着身子游完街,没有再找麻烦,放她们自由解散了。

姥姥光屁股坐在地上,急急忙忙忙穿好衣裳,使劲站起来,两腿僵硬成木棍。没顾得绑上腿带,也没拍掉粘在屁股后头的泥土,拔脚就走。腰痛腿酸走不稳,眼里还不停地冒着金花,惊慌的咬着牙,向回家的路上走去。

天灾人祸啊!满目荒凉。

   姥姥眼泪汪汪,看看自己的家,房子摇摇欲坠的样子。由于多年失修,前檀拉腰,屋檐凹陷,变形严重,两扇窗户己经脱了卯榫,扭七裂八地根本无法关住。

姥姥说这是清代上百年前,老祖遗留的下的老房。难怪百年老屋,脱发掉牙,暮颜残朽。唯有小院里地面上铺的那些有形有色的河卵石,经过百年脚底的磨蹭,抛得光亮,更加细润好看。

  姥姥很累,你想想,那种场面,担惊受怕的连迈上门台的力气也没有了,披头散发坐在地上,长嘘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总算回来了。独自喘息了好大一阵儿,眼神呆呆地盯着院子边上开败的石竹。

姥姥什么也忘了,脑子里空空的。从东面被风吹过来的焦糊味,也没有闻到,喷嚏不断,肯定是脱衣裳脱的着凉感冒了。

  扶着窗台站起来进了家。忽然才觉得又饥又渴。没有表情的脸上,挂着两个黑眼圈。再也无心顾及讲究洗手没洗手,从小盆里挖了半碗冷豆渣,吃着充饥。

老人家对我说过,姥姥名子叫刘黛银,是你太老爷给启的。

天有天时,地有地利,命有命运。老人们都这样说过,信与不信大致也都是如此。人的命运就像像天上的云彩,来了去了。

我常常堕入人生的沉思中。 在我看来,命运,己经为刘黛银铺就了一条辛酸无尽的生活道路。她自己是否愿意认领苦命通行证,另当别论。有一条看不见摸不到的无法挣脱的锁链,上头锁着她的双手,下头锁着她的一双小脚,就是难以改变和抗争的事实。

她只有在这一间祖先遗留下来的小房子里,整天面对着这两扇磨豆腐的小磨子,终生旋转下去,维持眼下和未来的日子。

姥姥需要小磨子,视磨子为永久的财富,两只手在上面勤快一些,能吃饱饭。

丛山也在小磨子上打过主意,他的想法和刘黛银的想法大相径庭,他想这种东西,实在不好变成大洋,如若好变,给到小红灯笼手上,有多体面啊。

两口子的生活观念不同,男人喜新厌旧另谋新欢。女人想守住家很难。

很明显,姥姥不顾一切地从丈夫手里,争夺生存权力和希望。她坚定的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正确的。丛山对外扬言,说这种女人就不能要。

有些事情也很难说得清楚,我不明白,象这样一个家庭,为什么也能子孙满堂呢。我小时候不懂什么是家庭问题,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婚姻既然不是情投意合,一开始就不应该生儿育女。我疑问婚姻家庭和孩子有没有系?

难道人世间唯有姥姥刘黛银生存难,男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女人,女人天生就有了罪,男人实在太野蛮。我很厌恶欺负女人的这些男人。无论是谁。

谁也没有想到,他的名字在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叫过,第一次是日本鬼子押着她脱光衣服游街,日本人的翻译,用食指指着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刘黛银。姥姥回答。

什么?姥姥回答刘—黛—银。

连写了三次,才把黛字写准确。别人的名字也是反复重问重写。

然后刘黛银这三个中国字,就从日本鬼子嘴里,粗暴狂野地喊叫着。

第二次提起她的名字的时候,是老人家去世后,请来了一位留着半个剪发头的阴阳先生,他问过姥姥的名字;第三次就是半个多世纪以来,我和母亲在心里默默思念着她的名字。

人的名字,和树上的树叶,天上飘下的雪花一样。秋天的叶子落下来,被风吹走了,冬天雪花降在地上消化了。

 姥姥家发生的事,姥爷的人品,我妈是成员之一,应该知道。我问过,妈的态度和回答,好像若无其事,也未分青红皂白,说,他就是那种人,一语盖过。

我从来没有看见,她和自己的闺女议论过家里的事,她宁愿讲给她的小外孙听。每次说起都很气愤,我妈就在跟前,对姥姥和我每次说道的家事,她听的一清二楚,在沉默中思索,我妈有着非常惊人地涵养能力。没有插过一句话。

我有一种感觉,姥姥总是愿意把自己内心的苦情讲给我听。

姥姥不敢提他,一提肠子就气粗了!

我爱听姥姥的故事,我一边听,一边提问,一边心里窝火,愤愤不平!

姥姥,姥爷为什么那么坏?我问。

那还能叫来个坏!姥姥气急败坏地扬高了说话的声音,也加快了手中的活计。能清楚地听到钢针穿过布层的响声。

我最心疼的是姥姥挨打,他有什么权利打人?我和姥姥的心情一样愤怒!我热血沸腾,好像立即长大了,浑身都是劲,能把半个天顶起。我跟姥姥说,姥姥,哎!我要是站在姥姥身边,他不不敢打姥姥,他动手我能保护姥姥。傻孩子!你能天天能着姥姥!

我陷入沉思。突然,针扎破了姥姥的右食指,冒出鼠目大的一个血珠,我让她别动,急忙从兜里摸出一块废书页,把有文字的部分去掉,轻轻地给姥擦去了血迹。

姥姥告诉我,那个败家子名叫丛山,啊!多么好的名字啊!我心里想,就凭这名字,他应该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好男人。

他名叫丛山,我听了这个名字很是难过!不敢相信叫这个名字的能是姥爷。多么有意义啊,多么动人的名字啊!我心里想,这么美好的名字怎么就一点也不与这个人的品质相符呢?他既没有大山的个性,又没有丛林幽静的情调。用姥姥的话说:你看他人眉溜眼的,和外人说话不显山不露水地,其实是吃喝嫖赌偷五毒俱全,一个败家子!正经人伙里没有他。父母包办婚姻看不清楚好赖人,嫁给这么个东西,简直不能提,一提他,气的姥姥心口就疼!

我对人生地沉重感,是从姥姥身上得到的。毎次聆听姥姥的命运叙述,在脑海里总有一条巨大的乌龙,腾空而起,张牙舞爪,立刻会给人间带来威胁!

我长大以后,乌龙渐渐在我的头脑中清晰。姥姥的身影印在心里,她的身世成了画面和文字。故事的情由有了来龙去脉。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