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野博苑 欢迎广大朋友光临

 
 
 

日志

 
 

八宝枕 ( 中篇小说)18  

2014-02-22 09:36:19|  分类: 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


 上级决定选择在河北阜平县以这里为中心点,举办晋察冀三省文艺骨干倍训班,为扩大加强抗日前后方宣传工作培养后备力量。责梁滨去阜平学习,时间是两个月。晚上星光满天的时候,领导找来梁滨谈话,传达决定和学习的任务。领导笑着对梁子说:考虑再三,派你去学习最为合适,你的年龄小,又是个女同志,听王大伯介绍,你在家从小就跟你父亲习书学画,有了文艺爱好的基础,你应该是个有培养前途的青年人,所以派你去参加学习。时间短任务很重,学习回来就要肩负党的政治宣传工作重担。去了要好好学习,顺利完成组织交给的光荣任务。

从第一次进山的时候,领导上就有着非常周全的考虑,考虑梁滨是个女同志,年龄又小,没有出过远门,没有社会经历,为确保万无一失,从县城到大雁岭全程都做了缜密安排,使梁滨才得以安全顺利地到达大雁岭。

这次去阜平学习,梁滨心里受到很大振动,也很受感动!她感受到领导同志为了关照和倍养一个女青年的成长需要付出多大心血啊!每次出去工作,都不让自己单枪匹马地出去,总要派一名强硬的骨干,带着自己去工作。一年多来她亲眼看到了许多需要用自己一生去努力都无法学完的东西。在工作中对自己的生活和群众的关系,学到了很多宝贵的方法。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在转变,也有了很多很多的想法。

她听了领导的叮嘱之后,就觉得自己的肩膀上挑起了一份责任,心情很兴奋但也有了压力!

梁滨把打背包的带子和两件洗换的衣裳,洗漱用具,铅笔、笔记本等学习用品都拿出来,计划明天早晨起来把背包打好,饭后出发,必须按时到达阜平按时报到。这一次出去,是一次对自己的全面考验,两天的路程全靠自己走完。想了一下这次阜平之行,再也没有希望能得到别人的帮助,一切都得依靠自己的能力来完成。想到这里,情不自禁地暗暗鼓着勇气,一定要拿出不怕艰苦的毅力,去完成学习任务,才能取得好成绩,满载而归。

阜平,阜平!啊呀!阜平的县城小的那形状就像横着的一粒枣核。典型的太行山脉的石山区,石多土少土稀如珍。在地图上标的是阜平县城,实际上和农村没有两样。鸡鸣犬吠,荒城烟锁。

可能是上级决定选择在阜平举办文艺倍训班,考虑该县地理位置中心又特别安全,所以调晋察冀各县的文艺宣传骨干,集中在阜平县学习。

谁能得到这次阜平学习的机会,真是天赐良机。梁滨接受学习任务时,对这次倍训班的整个状况还不清楚,就连和她谈话的领导也未必全清楚,尤其是对文艺方面的内容实质及工能更是了解甚少。他们对孙犁也是略知一二,不知其祥。在阜平学习,是晋察冀根据地举办的文学创作培训班,是由作家孙犁负责并担任主讲。主要的培训目的,是要培养一支青年文学创作的骨干队伍,让他们学习文艺创作方针、创作方向、写作基础知识等。

学习一开讲,孙犁老师首先介绍了他自己写作《红棉袄》的创作过程。红棉袄就是孙老师在阜平完成的作品。好多人都看过。

梁滨第一次感到她学习的内容这么新鲜。她被《红棉袄》作品中的思想情感感动了!她的神彩在每一个句子中和情节里飞扬,她的感觉,在紧紧地跟随着孙老师的思路动情地游走。

这个故事发生在阜平的冬季的河边。人物的原型也是在这里。

山村下面的河里,河水上面升腾着白色水气,水流不停地翻着小浪花,汩汩作响。沿河的大小石头边上,都结上了异形晶莹剔透的冰凌花。水的暗色衬亮了沿河的冰凌。

这条河是从阜平县城以南流过来的,名叫稍河。

晨雾中一个穿着红棉袄的姑娘,坐在河边的石头上洗衣服。过了夜的河水穿透心底地冰凉,姑娘绾着磨破了的棉衣袖口,不停的把衣物放进水里来回漂洗,拿出来搁在石面上,起手中的红色枣木棒槌反复捶打,棒槌与石面上的衣物,相互撞击后发出的叭嗒叭嗒的响声,回荡在山谷里。

河边的大路上有一位军人,顶着晨雾朝河水的上游跑来。他,就是《红棉袄》的作者孙犁。

孙犁说我晨练归来,在下游离姑娘洗衣服不远的地方,蹲在河边,我从挂包上解下用毛巾绾着的白洋磁缸子,从包里取出牙刷牙膏,正准备洗脸刷牙,听到了上面的捶衣声,我扭头一看,是一个穿着红棉袄的姑娘,在那里洗衣。我想我在下面洗脸刷牙漱口,你在上面洗衣服,洗下来的脏水,流到我这边,我怎么能使用脏水洗脸刷牙呢?

孙犁随即举起手来向姑娘招手,一边喊道:嗨!嗨!你先停下来,让我洗洗脸。他反复和姑娘嗨嗨地打着招呼。

姑娘没有答理,依然挥着棒棰捶衣,声音从衣面上飞起。是她没有听到我的呼喊声?还是她听到了有意不理我。应该是听到了,也看到了我向她招手。

姑娘心里想着,咋咋呼呼地你凭什么让我停下来,先让你洗!是我先开始洗的还是你先开始洗的?

由于双方想法不同,产生了对抗情绪,出现了僵持局面。

以我看,孙犁大老远嗨嗨地喊人家停下来,先让他先洗脸有些失礼,这一点是姑娘怪怨孙犁的主要原因。我们设身处地的想想,尽管人家是个山村小姑娘,她也懂得人与人之间需要相互尊重的道理,她会听从你对她的大声吼喊吗?没有讲究礼貌,强迫命令吗,她不听你,你又能如何?

孙犁讲:我站起来再次朝她呼喊和示意,等她停下来。她丝毫没有反映,根本就不予理睬,手中的枣木棒槌继续打,捶了又洗,洗了又捶。

姑娘的大胆固执和坚持,使孙犁一次又一次地努力都无济于事,以失败而告终。孙犁在这位山村姑娘面前显得束手无策,无奈地收起洗漱用具离开了原地,往上面走去。

河水哗啦啦地流着,穿着红棉袄的姑娘手里的枣木棒槌,一直没有停止捶衣,叭哒叭哒的声音,穿过轻纱般的水气,在河谷连连响荡。

阜平的冬季与整个晋察冀的山区一样,荒芜的山野里孤寂凄凉和残淡。像是凝固着一种寒冷的色调。姑娘穿一件红棉袄,在川谷中几乎能成为世界性的亮点。红的像一团燃烧着的火球,闪烁着耀眼的光焰,灼化了孙犁内心的低悦情绪。红色的光点使他有了新的感觉。

逆水而上的孙犁,有了一个新念头,他想设法与之消除隔阂,要用新的感悟,从中得出这位姑娘红棉袄的内外与背后将会告诉我们的究竟是什么!

姑娘的矜持,不但捶掉了衣服上的污垢,也洗去了一位长期根植于国民民生疾苦中的作家头脑里的那些淡漠与麻木。

一个一米七五汉子的孙犁,心平气和恭恭敬敬地站到了一位山村姑娘身边的时候,你们谁能感触到此时此地自己会是什么思想境界!会是何种情怀!

孙犁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从姑娘的棉袄上掠过,停留在泡在冰水中那双手背和手指节上,看到的是裂纹纵横,鲜血殷红,孙犁当即就觉得满怀愧疚,无颜面对早晨所发生在自己面前的一切。

孙犁略思片刻,想好了自己下面应做的事情了。

他转到她的上手水边,两人相距一米多远,选择了河边的一块石头,蹲在上面,把洗脸毛巾搭在脖颈上。一边往牙刷上挤牙膏,一边谦和地问她。

你家就在这个村里?

姑娘没有抬头,低着头嗯了一声。再也没有下话。

姑娘对他好像是有些旧气未消,新疑又生。心想别看你穿着一身军装,我不怕你,你敢把我怎么样!你别不怀好意硬找茬,你要敢欺负我小心我手里的棒棰。

刚才我在下面我向你打招呼,想让你停一下,我用河水刷刷牙,你看见我向你招手没有?你明白我的意思没有?孙犁笑呵呵地问。

姑娘说:我看见了,你让我停下来,我的手都冻僵了,你是什么意思?你要刷牙,为什么不为别人想想?

如果事情发展到这里,孙犁悄悄的在姑娘洗衣的上水洗漱完走人,不提刚才的事,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尽管会产生一点误解,小小的矛盾也会随着河水流去。

事情往往就是如此出奇,没有想到孙犁走上来和姑娘说话,还是没有彻底放弃带有质问的那种意思。

一个山村姑娘在河边洗衣裳,好端端地平安无事,谁也无从想到会冒出来一个身着军装的人,要在河边洗脸刷牙。结果是一个姑娘在上游洗衣,一个男人不愿在下游洗漱,发生在这个河边的矛盾就此展开。这事在我们普通人眼里,认为这是无事生事,故意找茬。在作家眼里的看法就不同了。孙犁认为文学本身就是一种人生体验,只有这样才能在生活中发现素材,积累素材。

孙犁又重提旧事旧话,是有意还是无意,不得而知。可是姑娘接着他的话茬,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她的话多了起来。把早已准备好的一套话,像连珠炮似地向孙犁连发出来。

阜平人说话语速慢,口音很好懂,但这时姑娘说话的语速又急又快,她要再次尽快地表明自己的态度。她心里很不高兴,我今天咋了?怎么就遇到了你这么一个人?死缠蛮搅。我为什么要停下来,先让你洗,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你先来我先来!你诈诈唬唬的,咋唬谁?姑娘话语严厉直出直入。

孙犁也没有想到,局面越来越复杂。姑娘寸步不让,与我针锋相对,说的有理有节。

本来主动属于孙犁,现在完全陷入被动。孙犁在姑娘面前并没有感到迫,而是从她身上看到了根据地的这位年轻女性的鲜明个性。

姑娘穿的棉袄,在光照下红色鲜艳亮丽,当孙犁走近她的身边时,看到的与远处看到的完全不同。长时间的烟熏气打,红色底子上的小白花,漠糊不清,绉褶里已是污垢染痕,岁月轮回棉衣未换,早已与她现在的体形不符,尺码小了许多,束缚的过紧,很不合身。

再看看她浸泡在水中的双手,残不忍睹。孙犁讲到这里他停下了,学员们都用一种惊恐的目光看着他。

大家想想,你们听了《红棉袄》的创作过程,从我的这段生活经历,与文学创作联系起来看看,其中有什么内在联系?大家都有哪些体会和感受?这是我给大家的思考题纲。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