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野 博苑

 
 
 

日志

 
 

八宝枕中篇小说(19)  

2014-02-22 09:42:47|  分类: 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     


      在中排檀条上的梁滨,一脸凝重的表情。手里的笔记本上,写着秀丽端庄的钢笔字,记着孙犁老师讲的创作过程。她和同志们一样专心聆听,从开始到最后听到姑娘穿着红色暗淡的棉袄,衣面上的绉褶落满了陈垢,两个袖口被水溅湿,露在外面的棉絮结上小冰铃铛,双手浸泡在冰水中,冻的那是多么疼痛啊!老师说大家思考分析一下,看看我给大家讲的生活感受和推想有没有道理!然后你们说说各自的理解和想法。

大家都沉静在思考中。梁滨举起手向老师示意有话要说。

孙犁老师笑眯眯的说请讲!

培训班的学员来自山西,察哈尔,河北三省,各地的学员带着各地的地方语言,说起话来特色各异很热闹,风趣笑话不断,诙谐连篇。广灵人说不知道,是知不道,他的语音声调本身就充满了诙谐感,句句话能把人逗得哈哈大笑。有人为用广灵话逗乐,也学会了几句。

 梁滨这次发言回答问题,是她的第一次发言。她不是因为自己是个女孩,在男孩面前发言紧张胆怯,也不是没有听懂老师讲的意思,更不是怕回答问题把话说错,让大家笑话。这些都不是。

 能听出来梁滨说话的声音有些动感,不像她往常的心态,颤抖的声音里带着伤情!其实大部份的同志们都流出了眼泪,内心都在急剧的翻腾,情绪激越。都想请求孙老师带领全体学员,到红棉袄姑娘洗衣裳的旧地重温,体验那姑娘埋在内心深处的痛苦,把她那受了冻的双手,揣进我们的怀里,用自己的身体给她温热。

 梁滨的提议与大家所想不约而同,大家异口同声地说,老师带我们去吧!去吧!孙老师带我们大家到那个村里,去看看红棉袄和她家里的实际情况去看看究竟是否与孙老师的观察和预料的情况一样。

 梁滨激动的还抹着脸上的泪水,像个孩子似的,恳求孙老师,去吧老师!我们的课程,理论要联系实际,老师就带我们去访一次吧!                            

孙犁面对着这些热情恳求的青年,未来的文学创作骨干,胸怀爱惜之情,同意了大家的要求,于是果断地说:好吧!我同意大家的意见,当即宣布,明天早晨,还是利用晨练跑步的时间,我们出发。

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学员们在室内喧嚣如沸!

清晨,由梁滨集合全体学员,在孙犁老师的代领下,走进山间里的冷雾中,沿着河湾边上的通行大道,按照孙老师提意的晨练方式,向北坡村前进。大家满怀着渴望的心情,跟随在孙老师后面,跑步到红棉袄姑娘家里去访问。她家住在北坡村。

从河边与大道恰好形成的丁字形小陡坡上去,再上两个小陡坡,就是姑娘家的小院。小院是靠着村子最下边的一家。

 村子的坡路上,突然上来这么一队人马,在老区里显得并不足为奇。村里上上下下都很安静。

 上面人家们的几只狗一轰响了山谷,大狗小狗混杂在一起狂吠,一会就停了。没有闹轰,山谷里空旷而平静。

 走出家门的姑娘正是《红棉袄》中那个姑娘的原形,大家都笑眯眯地把目光集中在她的身上,因为大家都能认出来,她身上依然穿着这件标志性的红棉袄。

 孙老师人家是正规军人的派头,一身灰军装,腰间皮带、脚上布鞋、裹腿。挂包上绾着白色洋磁缸子和白毛巾。原样未变,一件不少,颜面和蔼可亲。这一切也是作家孙犁的标志。

 姑娘的眼神里闪烁着警觉,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次在河槽里遇见的那个人。他今天为什么又要找上门来?还带着这么多青年男女,他为什么要带来这么多的人?他究竟想要干什么?难道还是因为他在我的下头洗脸刷牙,我没有听从他的喊话,停下来先让他洗刷,恼恨我还没有罢休,?带着人找上门来和我理论。姑娘疑虑重重,在脑海里画了一连串的问号。

 姑娘的脸上堆着一脸的疑问,面对着孙犁丝毫没有谦让和欢迎的意思,场面上的气氛显得有些僵持和尬尴。

 孙犁早己看懂了姑娘藏在心里的意思。孙犁笑了,把姑娘笑的不知所措。为了揭开误会的序幕,表明来意,让姑娘消除心里的疑虑,孙犁避开一切可能会引起对方误解的话头,开门见山地对姑娘说明我们的来意。

 梁滨跟在孙老师后面,心里也很着急,她有心出面和姑娘说话,又怕说不清楚,越说越乱。

 孙犁又朝姑娘走近了一些和她说话。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们是阜平文艺培训中心的,我叫孙犁,是培训中心的负责人。我们大家是专门来访问你和你的家庭。这句话刚出口,像是一把神奇的钥匙,立即打开了姑娘心中带锈的门锁。只见姑娘的眉宇立即松弛宽阔了许多。

 她抬起头来正视了孙犁一眼,圆润的脸上,涌动起红云,露出了整洁的白牙,她放心地笑了,大家也跟随着她笑了。

 梁滨激动得上前紧紧地握住姑娘的双手,爱的热流在两个姑娘的胸膛里滚动。

 能看得出来,每一个学员的心里,都在暗暗佩服着孙犁老师果然是著名的作家,羡慕老师的思维能力,语言表达和把握分寸的水准。

 在这样一个山坡上的农家小院里,孙犁把一个文学创作培训班的课堂,搬到山野里的农家院,带着一个群体访,带着一个三省的文学青年们,在这种环境里站着上课,恐怕在世界文学史上也是罕见之举,唯有在中华民族的危急时刻,在中国此时此地的这些人当中才会出现如此的壮举。

 姑娘忙着让大家赶快进屋,大冬天地老在院里站着,冷的大伙,这算什么事儿啊!

 梁滨他们都看出了姑娘的难处。热情掩饰着姑娘内心的忠诚和慌言下的礼让。这么一大群人,她那个小屋子里面根本就容纳不下。

 梁滨对姑娘说:不冷,外面一点也不冷,孙老师带着我们是跑步过来的。她摸摸额头,你看我们满头大汗,头上还冒着热气呐!姑娘愈发不忍心让来访的客人冷冻在院里,这怎么能行!拉呀拽呀争执不休。

 很惋惜此时没有相机,如果有相机把这些动人的情景拍摄下来,那我将是是多么珍贵的片刻与瞬间。

 这座山坡上的小院子里破天荒的热闹,包括这个村子,有史以来恐怕也是第一次踊进了这么多的人,来访问一个红棉袄姑娘和家庭。使姑娘始料未及,异常感动。

 大家的热情高涨起来了,显得院子和房子更加狭窄了一些。姑娘还是执意要客人进屋,还想向大家许诺她要给大家做早饭吃。说这话她很心虚,没有底气,她觉得自己的许诺是她有生以来撒下地一个弥天大谎。

 大家都看出来她家的光景,房子低矮破旧,我们怎么都能进得去呢?把房子撑破也放不下,大家都在心中打鼓,也很难过,希望孙老师赶紧作出决定。

 孙犁对姑娘说:这样吧,我们的目的是来看望你,访你家的生活状况,我们想把你的情况作为创作素材,把你的生活和你孝敬父母的吃苦精神写到文章里,传给广大群众阅读向你学习!

 经孙犁的这么一说,只有梁滨他们能领会到其中的意思,姑娘听了似懂非懂,没有完全明白孙老师说的意思。什么创作呀,素材呀,文学呀,从来也没有听说过,这是啥东西,说的是啥?姑娘一点也不明白,但也没有问个清楚。

 最后孙犁说,咱们这样安排,大家分成一拨一拨的进去看望老人。

 姑娘撩起了破洞累累的门帘,把门推开,孙犁和梁滨五六个学员进去。

 看到了屋里的情景,孙犁一句话也没敢说,怕扰醒睡在炕上的两位生病的老人,蹑手蹑脚的出来了,告诉你们,进去千万不要说话,两个老人有病,正在睡觉。就这样遵照孙老师的提示,一拨一拨的悄悄地进屋看看,又悄悄地出来。

 孙犁出来站在那里,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回想起姑娘在河边洗衣的情景。早就想到红棉袄背后必有连续着的故事藏在姑娘的心里。现在看来确实是如此,未出所料。

 等到全班同学都从屋里出来,梁滨用双手握住姑娘冰凉的双手,妹妹!你快给我们说说,你爹你娘到底是怎么了,得的是什么病?大家都围拢过来听。

这时姑娘的眼泪顺着鼻梁两侧流到了两个嘴角,姑娘完全放弃了刚劲的一面,变得格外温顺。她哽哽咽咽叙述着家庭状况。

 姑娘说:六年前,我爹和我娘都得了半身不遂,那会还能柱上棍走路,过了两年就走不了路了,一直躺在炕上,挺好时我扶着能起来坐一会。也请中医看过,扎针吃药,几年了没见好。钱也花光了,再也没有办法了。

 梁滨听了也和大家一样,眼泪汪汪。她给姑娘抹着脸上的泪水,安慰着这个刚刚过了十八岁生日的姑娘。姑娘像遇见了从未遇见过的这么多亲人。她想自己要有这么多的哥哥和叔叔多好。今天的早晨,她有了千言万语,她有了说不完的心里话,对着来访的客人,嘴巴突然变得仿佛是开了闸的水,滔滔不绝。她想在这些人面前吐泄出郁积在自己心底的万缕真情。

 院里的三棵大枣树,乌黑的树干遒劲豪壮,如传说中的虬龙。在这里土贵如金,房顶上不是铺着青灰色的瓦。石头砌成的墙体,屋顶上铺着大小不等的石板,两间房屋全部用石材所建。

 风雨和流逝地岁月,在屋顶上沉落着一层褐绿色的厚苔。逢隙中长着零零星星的小草。

 枣树下面的石墙上面平放着一个磁,里面住着一只黄白相间的小花猫。它用生怯机警的目光看着外面。

 小狗卧在墙脚下,嘴巴搭在两个相互交叉的小爪上,没有流露出对来客的反感,非常善解人意,小狗的性子多半是随了主人。

 头顶上艳红艳红的大冠红公鸡,带领着几只母鸡在院里游走,嘴巴不停的在地面上啄着什么,咕咕咕地对着地面呼叫。

 屋子里传出了姑娘的双亲醒来时的呻吟声。

 枣树上高端的雀窝,因喜鹊弃窝而去,空巢己经透亮。没有雀跃鸟鸣。每棵树上的细枝上,都有几片未被寒风吹落的干黄叶子,偶尔沙沙作响。飞来的几只小鸟刚落在树枝上,连连地动着小尾巴,惊恐不安,向四周快速张望了几眼就飞走了。

 梁滨和大家听着姑娘的叙述,孙犁站在一旁没有说话,他静静地在听在想。

 梁滨和姑娘的手一直紧紧握着,轻轻地抚摸着她手背上带血的裂纹。梁滨眼含热泪,仰起头看着天空散去的冬云。

孙犁看到了这个小姑娘胡梅问题的严重性,他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孙犁决定把自己的津贴拿一些交给梁滨,让她给胡梅。

 这时大家都被孙老师之举感动,都主动从身上往出拿钱。

 立即受到孙老师的阻止。

 孙犁对大家说:你们都不能为这事拿钱出来。你们出门在外,不同于我,赶快收起,一律不许往出拿钱,你们哪能有钱!这点钱就是我代表着大家拿的。

 梁滨流着泪拿着老师交给她的钱。

 孙犁把姑娘叫到身边,对她说:这是我们大家的一点小小心意,请你收下,赶快给爹娘治病,治好病恢复健康,你们的光景就好过了。

 胡梅姑娘含泪推辞不要。梁滨抚摸着她的肩背,劝她不要固执,拒绝大家的心意。

 梁滨把钱早已折好,装进她大襟下面的兜里,胡梅还要往出掏,梁滨捺住没让她掏,大家很高兴,看着她终于接受了大家的心意。

 胡梅不好意思地噘着小嘴。

 太阳从河东边的山顶上升起,光芒四射。河面上的雾气还没有化去。小院里洒满了光晖。高大的枣树影子倒映在房顶的石板上。

 学员们都以惜别的心情走到胡梅面前。梁滨和她握着手,眼睛里流出的泪水滴湿了她的红棉袄。

 孙犁运用《红棉袄》的延声,又导演的一场人间亲情和友情的文学短剧到了尾声。执导的孙犁此时的心情更为复杂,想的更多。

 惜别和忧虑的心情使大家似笑非笑。转过身去迎着冬天早晨的朝阳,沿着坡上的原路很快就走到了河边的大路上。胡梅站在坡边前,向远去的亲人们摆手,眼泪不停地流着,手摆了很久,直到身影小到漠糊,又被一道山梁堵住。

 返回的路上每个人都有些饿,肚子里咕噜咕噜地蠕响,可是谁也没有说出一个饿字来,思维还在紧扣着《红棉袄》的创作议论和思考。都佩服孙老师文学创作的功底,与群众的深厚感情和察事物的敏锐目光。回顾起来这些都是值得我们认真学习。

 梁滨说:这次我们深入实际生活访问考察的结果,,也证明了孙老师在课堂上的预言,他准确的看到了《红棉袄》背后隐藏着的故事。

        孙犁倒背着手走在学员队伍中央,聆听大家的热情讨论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