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野 博苑

 
 
 

日志

 
 

八宝枕(中篇小说)17  

2014-02-02 09:31:39|  分类: 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

大雁岭是山城县委机关和地委机关的临时驻扎地。也是梁滨要到达的目的地。

在大雁岭这边的沟底下的小河边,无月的黑夜里,一个快速移动的黑影,向梁滨他们的方向急走过来,随之黑影子就到了她的身边,声音很坦然的问道:梁滨同志,你们辛苦了!

黎明前天色还要黑暗一阵儿,据传说这时正是铁拐李偷了人家的锅,忏悔之心驱使他想到了天明之后,人家做饭发现锅不在了,那该怎么办!他心里感到着急和难过!于是又把偷到手的锅给人家立即往回送,这时天空刷的一下又黑了一会儿,这就是天公会意之后,专门给他留下的送锅时间,使我们今天有了黎明前的黑暗。

梁滨没有看清楚来接她的人,长得什么样,只知道是个男青年。他也没能看清楚她的模样,只知道他是个女青年。他在前面带路,她跟随在后面走。

从沟底爬上大雁岭时,黑夜与黎明完全过去,一夜徒步山路,已是疲惫满身。见到最后一站的接应人,精神立即又振奋起来。这时相互之间也终于一目了然。两个年轻人笑谈不止,还明明朗朗地补上了初次见面的握手。梁滨第一次接受男女之间的握手礼仪,这种礼仪梁滨感到极为陌生,她没有见过男女握手。所以握得有些不太自然和大胆,手握的深度不够,两人只轻轻地握了一下各自的手稍子,就松开了手。

梁滨大开了眼界,原来这边的礼节和那边也不相同。

小伙子身着粗布灰军装,打着裹腿,腋下佩有两把皮套手枪,体态英俊潇洒,说话也干练好懂,走路步履轻快,一身英勇善战的雄姿和豪气。他是县委机关的警卫员高磊,河北倉州人,他的武功很厉害,在一次突围战斗中,背着腿部负伤的杨凤陈同志,双手射击冲过了日军的封锁线。

梁滨走了整整一个夜晚,有生以来的远走,又是夜行军。她把自己当成了一名抗日的战士来要求,认为艰难苦累都算不了什么。她的脚很疼,可能是打起了泡,她强忍着痛没有管它。浑身泛困,她也不去想它。但是,爬上大雁岭时,走到这块大平石头面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坐到了这块歇脚的大石头上休息。

这里上岭下岭的小路,是一条捷径,从此路上下大雁岭到高处的这块大石头,能看到四周很远的地方。高磊说我们叫这块石头叫大石头,叫歇脚石,都没有叫对,人家是有名字的,名叫叫大雁石。说起大雁石,它的故事很动人。简单地说是这样:它曾经是一只孤雁,从南面飞过来,怀着满腹的忧伤,那时这里不知是否有人居住,经过这里时,落下来卧在地上休息,一面思念着失去的伴侣,闭着流泪的眼睛,陷入深深的思念中。它忘记了自己,只想着同伴与自己在一起的日子,想着想着它就睡着了,一直静静地睡着,睡了很久,再也没有醒来,久久,久久,大雁没在了,这里就出现了这么一块形象似雁地巨石。高磊用手比划着,讲得津津有味。好像他很清楚。

这块大雁石的来历,唤起了梁滨的精气神儿,身上的疲劳一挥而去,她站起身来绕石转了一周,观赏大雁石。她发出一阵感慨,高声诵说着,啊!好形象的大雁石啊!真像是卧着的一只大孤雁。大雁石的情侣故事,深深地打动着她。

大雁岭的大雁石故事的梗概,不仅仅在上下雁岭村家谕户哓,童叟皆知,在方圆几十里的村子里都流传着这个故事,使大雁岭有了一层浓郁的神奇色彩。

旭日刚从东山的头顶上冒出来,大雁岭远近的丛山峻岭,一览无遗的都被清晨的秋阳,轻轻地神来之笔抹上了桔红。每一座山上的林木如雕如染,体丰彩丽,更加立体与恢宏壮观。雁河里时而碧波荡漾,时而光粼闪烁,静静地从坡底蜿蜒而东去。谷底的上下雁岭村,炊烟浮满了村子的上空。一派另番天地。

我们再次振作起精神,沿着岭上的一条被树林遮掩得忽隐忽现的小路,走向雁岭村。

高磊指给梁滨指着右手前方的地方说,你看,那几大松树下是咱们的瞭望哨所,那里是雁岭的制高点,站在那里可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旦发现情况,随时可以向机关报告。

刚到雁岭机关,是她第一次出来想家,青年人适应性虽强,但她难以抛开的是还是对王大伯的思念。王伯秘密传递情报,秘密培养后备力量,梁滨就是其中之一。

没过多久梁滨终于洗心革面,成了一个焕然一新的新青年,许多方面都变得判若两人。剪了辫子留成短发,腰间系了皮带,头上戴了军帽,学唱了新歌《大刀进行曲》。精神很振奋。

机关就在高五女隔壁。独家小院三间老房,院与院相连,大部分都设有两道门。绿树成荫,荫荫互搭。

这里自从梁滨到来,山村里就有了唯一的一位女同志,妇女工作暂时由梁滨负责。

梁滨到了群众中如鱼得水,很快和村里的爷爷奶奶、婶子大娘、大哥大嫂,兄弟姐妹,熟似家人。大家都很喜欢她,听不到叫她梁滨的人,大家都叫她小梁子,包括同事和领导。老人们叫闺女的多。

每年春夏两季,村里的年轻妇女,都要提着篮子到上天赐给的菜园子里挖菜。菜园子就在对面的林子里。那里面山泉汇成的小溪,遍地皆是,溪边生长着许多野菜,有野芹菜,野韮菜、野葱、野蒜等。大家吃惯了野菜,都说野菜比家菜有味,取之方便,不用自己栽培,信手可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採挖也得方便。

不知道你发现没有,雁岭村出现的一道最美丽的风景是什么!我告诉大家,这里最美丽的风景,就是妇女们提着篮子到林子里的天然大菜园子里挖菜的情景,那是世界上绝美的风景!我每次想到这个时候,都想到了散文家孙犂他看到后的感触;画家古元看到了在他画笔下的表现;摄影家吴印咸在他的镜头里如何摄取。我一想到这里,就觉到这么美妙的东西,却变成了未被他们发现而遗漏的一角,深感惋惜。

村子的上空凝聚着炊烟结成的云霭散去的时候,妇女们做完了早饭前后的家事,她们提着篮子,出来相互呼唤聚集在村口。

头天与梁滨有约,梁滨听到呼唤后也来到大家面前,她们知道梁子没篮子,她们也给她拿来了篮子。梁子是为了给机关伙房弄些野菜回来,增添点蔬菜,调济生活。

她们一见面都乐得嘻嘻哈哈地,一夜之间就攒下了说不完的话,你一言我一语地沿小坡前面的小路向河边走去。所有的绿色带着一些初秋的气息,把一组山村的妇女映衬地更加美丽,是山情景怀的美丽,还是她们的各种花布头巾和她们的身段及衣裳色彩的艳丽,还是她们一个个充盈着富乐的状态,人文与山水合二为一的壮观!是谁看在眼里都会获得美的享受。

一路上话题都没有离开走在她们中间的梁滨。这时的梁滨,在他们的映衬下,灰色军帽下的脸庞上浓淡相宜的眉宇间,散露着清秀和聪慧。双目柔静,笑语迎人。还有她那件深色蓝底的白菊花布衫,这时她完全无疑地佔据了画中之宾的主位。

河面上这座简易的过河桥,为了耐杇,选用了大老碗碗口粗的元宝枫树杆搭建的,她们走在桥上,如是彩蝶咸集成队。紧靠桥的上游水面上,流走了她们的美丽身影。

小梁子不仅仅是了机关的唯一的一朵花儿,也是雁岭村的一朵花朵。梁子走在妇女们中间,众口齐夸,赞声连连,都说梁子人样长的和天仙女一样,又有文化,又参加了共产党的工作,命真好,有福气,不知这朵美丽的鲜花将来插在谁家?七嘴八舌地议论,把梁子说的脸都红了。

只要是有妇女的地方,就会有欢声笑语,到处都散发着轻松明朗,欢快活跃,心情舒畅的气氛。

梁滨与带着欢笑背影的张家大嫂王家大嫂们,走过对岸,消逝在密林中。

有山有水有树的地方,阳光剧显明媚。密林里斜射进来的日光,好像从天上紧绷在草地上的闪着亮光的丝束,照的地上的草儿和花儿明净如洗,鲜亮眩目。

清脆的铜铃铛声音在林中草坪上清脆地荡漾。牛儿静静地低着头吃草,几只黄牛犊、黑牛犊和花白牛犊在草坪上面跑来跑去地撒欢,有不少小花被它们奋力奔跑地小蹄子踩的七倒八歪。

这里的放牛娃可不同于一般地放牛娃,他们在这里正在演着一场小话剧。他们有的扮演父亲和母亲,有的扮演姐姐和弟弟。他们能把他们未来的生活情景摹仿得有模有样。他们小小的年龄就懂得追求真情与和睦亲善美的状态。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