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野博苑 欢迎广大朋友光临

(原创书法、绘画、诗词、散文,摄影、小说)供大家浏览、欣赏!

 
 
 

日志

 
 

过生日这天!  

2015-08-30 15:11:2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前夕
纪念母亲的苦难日!妈!妈!我多么想叫一声妈!  您的儿子——冬野
过生这一天 - 冬野 - 冬野(原创) 诗词书法摄影
 
       母亲晚年在我跟前说那句话的时候,母亲在无声的唉息中,她身子与我挨得不到二尺远,脸没有朝着我,弯腰直腰之际侧着身子说:“我这一辈子可苦死了,我太老实”。近三十年来情景如昨沥沥在目,话语萦耳,久久难忘。忆则心痛,思则情伤终不可平静,恐怕这将成为我终生永远怀念的痛苦日子了!
       母亲生不逢时,生于清代长于清末和民国。生下来自己的身体没有成长几年,就赶上跟着自己的母亲往小缠脚,要把一双脚按照一个模式捆扎,宁要让忍疼变形,也不能让它长大。一个与女孩脚丫过不去的封建时代;一个可以完全有理由拒绝女子上学读书学习文化的愚昧时代。
       母亲和普通百姓家庭的母亲一样,童年柔嫩的双脚被缠裹成不能生长的女孩,把科学文化知识封堵在她们的眼睛和大脑之外,让她们的生命无法与阳光接触,在她们身上隔离了温暖、热力、激情、奋劲的活力,使阳光永远无法进入心灵,永远萎缩在阴暗冷酷地角落里。失去了生命光明自由的价值和发挥人生权利的前程。母亲从小时候起就拿起了绣花针,学习绣花,学习裁剪,学习做针线活,她的针线做成了人间一流,她还是终年低着头为别人做活,那小小的钢针,在衣料上勾来穿去,妙到天工难成,缭缲不见线痕。无数根小钢针在母亲的指间被磨秃。然而她并不能作主自己的的人生,她没有胆量和权力作主自己的婚姻,而是只有頼以包办,把自己懵懵懂懂,不摸头脑的给了一个男家,即可谓母亲的终身大事。
       我的母亲和那个时代的同龄女孩一样,生难逢时,母亲无奈怨侮。又一个生难逢时的恶运日子到来了,一九三七年七月十七日母亲分娩了我,我的降生,很显然,只能说是给母亲添乱,增加困难。我们的房子被日寇烧了,我们失去了家舍。父亲那时还是个毕业不久的青年,带着我们转移各地,逃荒避难。回想起来,没有日寇的侵略,我们也不会陷入战争炮火的苦难之中。
       母亲的一生,是苦难悲哀的一生。人生的苦难,消磨怠尽了青春,母亲是女性中兰芳优雅的女子,靓颜貌美如玉的姣姣者,满腹的佛心佛意。母亲善良诚实,善良到没有了个性,弱到如水往低处流,入缝入隙。只是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用那双眼皮下的弯弯的长睫毛,慢慢地忽扇着那辛酸和委屈,从来不往出说,全都咽到肚里。对父母,对哥嫂、对自己的婚姻对儿子没有流露过怨恨,是一位没有怨恨的母亲的伟大一生。
       母亲为我而忍受万般无奈的苦难,为我艰辛苦痛了一生,母亲最懂我,母亲说:“你能心疼人,心疼起来还是那旮里缝隙的”。我那年回家来,一进门母亲张着刚掉了一颗门牙的嘴说话,我心一动,感到慌恐与酸楚,娘那么好的牙,怎么就成了这样了!母亲却只顾高兴,用手从布满纹折的脸上撩起耷拉下来的一缕白发,急忙拿出一筒挂面。我说妈怎不吃!妈说“妈舍不得吃,给你留着呐”。我好辛酸啊!我写到这里再也无法写下去了。我独自在电脑屏幕前流着泪水,对着多年前我给娘照的唯一一张黑白照片,连声叫着妈!妈!我多么想叫一声妈!
                                                                                                                   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您的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