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野博苑 欢迎广大朋友光临

(原创书法、绘画、诗词、散文,摄影、小说)供大家浏览、欣赏!

 
 
 

日志

 
 

槐杏园  

2016-02-28 16:21:0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槐杏园 - 冬野 - 冬野博苑 欢迎广大朋友光临
           
                                                     

                                                              若不死别 绝不生离      
     

       园子里叠加着一层特殊迷人的景色,时常不自觉地面对着它想来想去,还是从小与园子里夏天的绿色及树上的花果生成的缘份。那是即是冬天天降大雪树木披上了雪衣,世界显现出白多黑少的时候,我也喜爱它们的那种冷峻无畏冰洁如玉的尚美,一种影响,一种促使,我哥哥改名叫荣洁,我改名叫冬野,冬野比荣洁改得还彻底。字不挨意未随,但有纯正的感觉,更不用说杏花开完相继洋槐花就要放香的时节。赏粉红色五个瓣的杏花,联想着杏子的甜香,希望它赶快从花蕊中长出杏子来吧。那圆润的脸上的香气闻不够,拿在手上珍爱如宝,舍不得用嘴吃,只想观赏,只想闻觉,真好。我小时候学了画画之后,与杏花更加情有独钟。随后我把杏花当梅入画,虽说花的原形是杏,梅情与杏情在我的胸怀里都是情真意切的,没有丝毫虚情假意。算起来到满了2016年,我在这个园中生活当是九个年头了。
      槐杏园是我心中的一块园子,是承载她留给我的孤伶,辛酸悲伤与思念,它与我分担,它予我化解,她就是这块园子的仙化天使。随着它们的根蒂渐深年年冬风寒裂,雨打花落,雹击果伤,我的心魂早已与槐杏园融为一个整体。它的细枝嫩条,老杆转折扭结,粗纹细痕;一夜春风擦红了满树的每个杏蕾的脸颊。一片即将隆起的彤中透紫的云雾;一夜之间红散粉呈我的眼前又是一个虽杏同梅的世界,一个情渊无尽的“怀信园”,是我今生今世再也难以相遇的“信园”。命名槐杏园是内心孤苦中的一个心意,就是亲人相互怀念与忠信,在这个园林里长时间的表白流露和凝聚,建立起来的情结。槐杏园里飘来飘去的忧伤和向往,沉落与顽强不屈的奔放,生生息息,欢欢乐乐,泪泣忆昔随着花蕊淡芳无声无息地远去,杏园老了八年,与我朝夕相依国家拆改失去居所的八年,家庭的变故伤痛在我身上漫衍翻滚的八年,我也与之相老八年。
      信园就在我自边,有时我的大脑和胸膛就是一块与其相连的杏花芬芳的树园。我看着那些花和蕊,在枝上翻转牵拽情畅随欲,似乎无忧无虑。这景给我的是它们耳交耳肩搭肩的细语,我能从中深悟得人间确有真情,我被重重地感动着。我有太多太多地话说不出来,在心里憋着,天天感到腹胀难忍。我只能在槐杏园寻找文字而中抒泄。

       三月,又是一个重提再现的三月,三月在时光中也开始转变,不再是旧时对我那么刻薄。告诉你,三月我要搬入高层新居已经成为势不可挡的胜趨。我当然不能等同大师那样蜗居晚年,我可以学习黄秋园先生与世无争顺其自然。一个小民在庆幸间用我自己的笔写下一幅七字吐我心声的对联,今日在此重复拙笔,我知道显烦也显得啰嗦,其实不然,人到了这把年岁乔迁高楼,站在那里,南北一眼望去无垠,感悟与兴奋间,作一幅自以为快的对联,何其啰嗦,何其烦,难道都与你们即将滑落到你们肉体虽在人间,却不知人间有情尚存,也不知情为何物的境地,安能与此归为同类?岂知生命的内活力,就是在平等的相视相扶相携中生息繁衍。
       对联如右:告别一叶移锦楼   归来云霞栽梅树   横披:云霞新居
       我迁往云霞新居,也是龙老师生前的愿望,我要向她在天之灵告慰你的愿望实现了,你回来吧!我还在,没有兑现了你走后我也在两年以内去找你的承诺。彬彬陪着我走过了八年,还有两年她读博的学业就完成了。
       我与园人去心不去,我再也无法忘记我们在一起,你看着我,我望着你,相依相偎无一日离,无一日忘,以文相助,以歌相濡。我将息于锦楼,念于将是我百年信园之情。
       我告别的是漂泊的那些随影,信园周围无觉的那些并不相识的旧邻。还有经常出在树端的那两只脖颈上围着彩色花巾的布谷鸟儿,落在我护窗上的麻雀和燕子。它们常会从树稍上一跃而起飞到距我最近的屋顶上,在那里走着或站着,都在仰起头来朝我的北窗观望,那时的我也正坐在窗前侧着身子用目光欢迎它,看它,想它。看它的俊姿,想它如何度过寒冷的冬季的生活难处。
槐杏园 - 冬野 - 冬野博苑 欢迎广大朋友光临
       信园札根于我的心底里,八年有目可鉴 ,孩子们都知道对面院台上的槐树和杏树,组成的这个树林,我不仅一次让他们面对面地给他们介绍认识 ,这块林子就是我心怀八年的槐杏园。应该是知道,不知道也没关系。它本来就没有意境那么深刻的名子,顶多人们在树下走过。不经意间称它树台而己,会不会有人将目光专注过这里,特意赏识过它们。我想起来了,夏季六七月的时候杏儿熟了,大人们会出现在杏树的高枝上採撷杏儿回家吃。孩子们在树底下用力把技子揪得弯下来摘杏。蕾彬告诉我,她姥姥院里就有一棵杏树,结下的杏熟了特别甜香,汁也多。我曾经虚构构过村里的一伙孩子把他们放到作品里。写他们大的领头,小的跟进,悄悄蹭进姥姥院里偷杏吃,姥姥从窗玻璃发现后走出来,不但没有责备他们,反而笑眯眯的叫他们多摘几个,拿回去给爹娘吃,这杏儿就是特别好吃。孩子们史料未及杏好姥姥人更好,全村独一无二的好。我想是人间好姥姥的代表。其实都是生活中的真事。姥姥院里的景色我没有机会拍下照片成了终生憾事。姥姥已经永远离开我们了。那个场景再也无法重现。
      正月初四那天,我跟蕾彬见面说到,有机会你带爷爷去姥姥村里好体验一下生活,说这话我无法控制声音悲泣震颤,眼前被泪水漠糊,她一边点头答应,一边用手指轻轻拽了一下我的衣襟,愰然得以转悲为欢。我有一种感觉,彬彬仿佛与我是同一个姥姥的亲和的感觉。
      生活中槐杏园里真是挺招惹孩子,他们摘杏时,我拍《窗外拾影》时在镜头里留下了他们天真烂漫的身影。作为一个引子,与蕾彬共同缅怀姥姥。
            槐杏园 - 冬野 - 冬野博苑 欢迎广大朋友光临
       蕾彬的血管里流淌的血相,是姥姥的血相,有友爱的鲜明特特征性。孩子接下姥姥的善良之心,这么多年为我操心,牵挂我,鼓励我,她把比做“被命运抽打的陀螺”,“是一座活着的火山”。她说让我们共同地旋转吧。她给我的力量使我没有被压跨,从痛苦中顺利地走出来,并且坚信人间自有真情在。我写这篇随笔看似以槐杏园作题,实际上《若不死离、绝不生别》才是本文的中心思想命题和坚强信念。这个命题是我选自2013年3月22日蕾彬在信中对亲情的阐释。中肯完美确切。是亲情共守的准则。
       若不死别,绝不生离这八个字,出自蕾彬的内心,她知道这句话在我心里能产生多么大的反响。今天我即将离开槐杏园易名《怀信园》的前夕,我将若不生离绝不死别的精魂赋予怀信园,让它在云霞新居重又栽植的梅林中,再新建一个《梅园》,园门口上方悬挂一块《云霞居》三字小匾,不是为呈现给他人看,而是为我每天惦念《怀信园》。
       洁白的槐花,垂着一串串的忠诚,年年开花年年结角。杏花先开,开得髙台子上花浪滔天,从四面八方飞来了蜜蜂,它们的信息灵通地让人感到神奇。只要蕾一绽它们准到。我特别爱戴那些到处飞翔觅寻鲜花的蜜蜂朋友们。它们一生纯真无邪不知卑亢,不屑世故酬礼,不图艳妆俏姿,在极为有限的生命里,竭尽全力从事甜蜜的事业,採撷花中的精英,为人类酿造人间最可口的甜蜜。谁能想到槐杏园就是一座代表着天下所有的蜜园。
       她知道她的爷爷有一块精神上的所谓槐杏园,槐杏园就在窗外,无人知晓它的存在,无人理解它的深意,唯有蕾彬和我知道,天地有情一定也会知道。昨日下了鹅毛大雪,太阳出来了,树上挂住的春雪消尽,树林清爽,布谷鸟飞来落在空透的树上向我这边瞭望。
       亲爱的槐杏园,你放心吧,若不死别,绝不生离。这是蕾彬写给我让承守的信诺,为这句话我的心从未停止过顫索。我落脚云锦楼上以后,我把你这多年与我共度风雨的日子,把你给我的慰藉和闪亮的文字,诗情画意及阳光,除育荷植梅润山之外,将以“若不死别,绝不死离”作为书名了我最后愿望之一。
      走过槐杏园,同心同德,同路同步,同道同梦,同调梅园春色。我不贫穷,我有一个槐杏园,是个富有者。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