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野 博苑

 
 
 

日志

 
 

屋漏痕(写在父亲节)  

2017-06-21 06:24:19|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房顶上漏下来的雨水,比天空落到地上的雨点儿大的多,敲打着锅上的木锅盖,炕席,碗,地上的水汪,响声和成的音律难以言状,与音乐截然不同。屋里的空气暗得很,唯有房顶浸泡湿的椽,显得黑亮。我们家里的所有家当和人,都在经历着绵绵阴雨的洗礼。
       我们的家当很简单,除去水瓮锅碗瓢盆什么的,留下来都用作接水,行李都搬到文祥家了,是姥联系好的。文祥家房院宽绰,全是瓦房,虽漏还未显外面雨停里面还下,举步维艰的地步。文祥家老少皆善,说话做事亲和,是南街圈内最文祥的人家。这里也是父亲显露过文学功底的地方。父亲记心惊人之佳,名著非名著大部头的畅叙如流,好听,声情并展,人物场景栩栩如生,呼之欲出,他是如何记下来的!我一直惊诧羡慕,真有常怀“见贤思齐”之感。
       雨从未停下,只是短暂减势喘息。天空云颜一色,怒目横视,低沉压抑,不知这种天气还要做出些什么举动。
       家里的孩子数我大,其实也不过十岁,算是一个小大人,担负着奔前跑后责任,很无奈,能靠得上谁!我身上的衣裳早己被雨淋湿。但我担心的是父亲没有转移到文祥家,现在怎么样了?!放心不下,我从那边跑过来看看父亲,推开木板门进去,我被呑没在黑暗中,霉味逼气。光线极坏,但能看见父亲,父亲半坐半卧在那个微窄的墙角里,穿着和我一样湿呆呆的黑袄,面前点着墨水瓶做的小煤油灯,豆大的灯光,照亮了父亲的脸。父亲笑嘻嘻地抽水烟,烟在角落里飘游,忧愁丝毫没有在父亲脸上流露。
       
       我不想让父亲独自留在此处,有一种侧隐使我看见眼前的父亲,这个满腹文墨,笑对如此景况的男人,内心深处,酸楚不已,眼窝里的热泪流聚到两个内眼角。
      “爹,在这儿不行,湿成啥了!”记得很清楚,我的声音是顫抖着的。
       父亲却不以为然,他说“行,很快就会过去”。依然笑容满面,尤似阴雨前那种爽朗的晴天,一身地大无畏精神,继续抽着水烟。
        街上有人站着仰天长望,缄默无语,忧祈、沉闷。
        接着稍加喘息了的阴雨又回来了,大部分人家的房顶,白泥浸透了雨水,明光光亮晶晶。
        因此,父亲高执笔作书的“屋漏痕”,遗存于我胸七十年。回忆父亲逝去,是我人生命脉的极大创伤和损失。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